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knZ9D_S72w

a1411s1082101470786515.jpg

文章標籤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1490242429-46932@900.jpg

有一回,我接到雲林科技大學諮商輔導中心的邀請,去講「自殺防治守門人」的主題。來參加的同學是諮商輔導中心的志工,事前都知道主題,所以這場演講是相對輕鬆的,聽眾的動機明確、心理準備充足、自由報名沒人強迫,所以端看我這個講者是不是有好好地發揮與傳遞該主題的訊息。演講當天,我做到了我該做的基本工作、和聽眾的互動也很順利,還聽到聽眾分享了一些溫馨的小故事,讓現場的氣氛甚至有點感人。

文章標籤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454302599-1141575034_n.jpg

根據我個人非常有限的經驗,在為一個題目準備講稿的過程中,大概會經過混亂與秩序不斷交錯的過程,在這個亂中有序的演進之中,混亂會逐漸減少,秩序則漸次增加。雖說是混亂,但並不是失控的那種混亂,而是自己刻意製造的混亂,或者說「紛雜」可能會好一點。在具體步驟上,我想大概可以分成「亂寫亂畫、排序、查找資料、重整、做簡報」這幾個步驟。

文章標籤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3831_v7rdCW_FOVPEJX.jpg

    身為演講者,在與承辦人聯繫過、知道演講的主題之後,或許你會善盡心力準備,力求內容充實、各段落主題鋪陳完善、精心排佈呈現的順序、製作華麗奪目的簡報檔案,甚至安排要與聽眾互動的有獎問答或是小遊戲;關於演講的技巧,網路上有文字的或是影音的各種參考,從音量大小、音調起伏、語速調整、停頓空白、走位移動、穿著打扮、事前演練……各式各樣關於演講的事前準備,或許你都徹底地執行了,然後準備在演講當天大展身手。

文章標籤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hutterstock_140073595.jpg

    聽朋友A說起他在多年前和他的朋友B絕交的過程,A的這位朋友B是個保險業務員,每次他們倆或是幾個朋友約了要見面,A和其他人總是得在到了約定的地點之後等上超過半小時,才會看見B急匆匆地趕來,一邊就座一邊說出各種遲到的原因,像是家人有事絆住他、衣服忘記晾、貓咪鬧脾氣、遇到交通事故、車子半路沒油或是拋錨……各式各樣的理由。A從幾位共同朋友那邊也常聽到一樣的事情。

文章標籤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我還是個心理系的大學生時,某天在教科書上關於焦慮的章節讀到了美國人的焦慮事件調查排名,令我倍感意外的是,公開演講竟然排在第三名。感到意外的原因一方面自然是因為它的名列前茅,另一方面是因為我本身似乎沒有這個困擾。

文章標籤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所有物種裡面,人類是相對脆弱許多的,得在親代的扶養照顧之下許多年,才有能力獨自謀生。你或許聽過幾代人以前,在現在的國中生年紀就已經得娶妻生子謀生計了;時代不同,現代人普遍就學期間延長、較晚踏入社會、結婚生子的年紀也都延後了。但我想所謂的成熟,以大學時期為一個關鍵的分水嶺還是沒問題的。

大學的應屆年紀是18歲進入19歲的階段,這是在法律上被認定為成年人的時期,意味著這應該是一個心智要能夠成熟到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的年紀;但在實際上,有些人的心理年齡沒有趕上、排斥獨立、抗拒為自己作主負責、依然習慣依賴父母或是怪罪環境。台灣是個非常自由的地方,大家都喜歡主張自由的權利,但往往忽略了自由必須和責任共存,而且是為自己負起責任,不是把責任推給別人。自由本不該是無限上綱的口號,那只是屁孩的任性。

文章標籤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灣的整體環境轉變、上位者的政策思考、大專體制的演變、父母師長的態度……這些一層一層影響下來的連鎖效應是複雜的,在這複雜體系之中的每個人,如果有機會理解他們背後的脈絡,往往會發現沒有人該負什麼絕對的責任,而是所有人在不知不覺中共同建構起整個社會的樣貌,畢竟我們每個人也都只是在設法度過每天營生的個體。有一次我去大學演講,和台下頗有資歷的教授聊起不同世代之間學生的差異,教授感嘆地說到,他在同一所大學教書十幾年了,現在在考試之前一週公布題目還不夠,要連答案也一起公佈,即使這樣,還是有學生考得一蹋糊塗;以前這種學生早就被退學了,現在是上層要求各位老師幫忙、配合,說穿了就是不要讓學生從學校消失。身為老師,即使感嘆,但為了自己的生計又能如何?「反正學校、學生要怎麼樣就隨他們吧,我也只是個領薪水的上班族啊。」

        一層一層影響下來,身為大學生的你怎麼想呢?曾經因為學校制度的寬鬆而感到慶幸嗎?舉個例子,我有個在南部知名的國立大學工作的心理師朋友,提到他們學校有個年近三十的學生,正在讀他人生中的第三個大學、第四個科系,他在不同校系之間轉來轉去,不斷延後再踏入社會的時間,家裡也拿他沒辦法。為什麼說「再踏入社會」呢?因為這個學生曾經也好好地從大學畢業,踏入社會職場,卻因為挫折而寧可重考、再度回到大學,他會說出經典的台詞:「畢業之後發現社會很現實。」這句話固然有其道理,但某個方面或許是因為學校變得越來越不真實、越來越像溫室,離開溫室遇到打雷就以為是世界末日。

文章標籤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退場機制為例,以前是「門內門外都擠滿人」,學生表現差被退學、因為各種因素休學或轉學,學校可以不在乎,因為還有很多人想進來;現在不同了,「門內的要顧好,還要想辦法繼續拉門外的進來」,畢竟每個學生都代表著學校可預期的數年收入來源。打個比方,一間餐廳過去可能要預約排隊三個月,就算員工忙到臭臉,顧客可能還毫無怨言,如今卻是門可羅雀,各種鞠躬哈腰、打折促銷樣樣來還要擔心關門。

        餐廳有不同等級,學校當然也有不同的樣貌。在少子化和全球化的雙重競爭之下,我確實感覺到的是越來越重的服務業氣息,這與過去的教育現場最大的差異在於「學生的自我負責意識和危機意識的下降」,這對學生來說,其實是一種「乍看之下是好事的壞事」。學校為了生存,使出渾身解數吸引學生和家長來就讀,入校之後還要想盡辦法安撫家長和學生讀到畢業,學校不希望學生(學費)流失,各種要求就逐步退讓。以前的退學標準是二一(一學期內總學分數有二分之一以上不及格),後來出現了雙二一(連續兩個學期出現二一才退學),近期還出現了累積三個學期二一才退學的標準,甚至也聽過有三二的,如果有三分之二的學分數不及格,究竟是這個學生的學習狀況或時間管理有問題,或是根本無心在學了呢?學校的做法可以美其名是為學生著想,可會不會過度保護了呢?或者現實的收入來源才是不能明說卻又眾人皆知的秘密?

文章標籤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我就讀高中(1999-2002)的時候,每一年都會聽到補習班老師拿大學錄取率來開玩笑。從19972001這幾年間,大學錄取率都在60%上下徘徊(57.7%-61-35%),所以台上的老師每到考試季節時都會說:「各位去考場的時候,只要把走過你旁邊的那個人撞暈,你就有大學可以念了。」等到我2002年應試然後放榜的時候,該年的大學錄取率一舉來到80.41%;我在猜,後來老師的笑話內容會不會連撞暈都不必,只要騙其他人去大太陽底下曬幾分鐘,頭昏昏就可以了。大學錄取率繼續上升,在2008年時來到97.1%,當年還出現了「7分上大學」的新聞,大概以那一年為關鍵,台灣的高等教育從此變成可以拿來當成笑話的素材,學歷貶值自然不在話下。

        時間倒推,大學聯招是從1954年開始,那一年的錄取率是20.27%,也就是說,必須要勝過八成的人,才有機會讀大學;往後的36年間,錄取率一直在40%之下浮動,撞暈隔壁那個還不保證有位置,因為得勝過六成的人。1991年,錄取率首次突破四成(40.09%),6年後的1997年來到60.17%,再6年後的2002年來到80.41%2006年正式突破九成(90.93)。如果以演唱會來比喻,或許不同座位的票價依然有差異,但整體來說就是座位擴增了,可以入場的人變多了,門檻變低了。想想那些一開賣就秒殺的演場會門票,搶到了還得上網炫耀一番;在好久好久以前,考上大學也就真的是值得放鞭炮辦桌慶祝的光榮時刻。

文章標籤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