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54941_2028652730508395_600803860501344469_n.jpg

不只心理學家,其實我們都有那樣的小抽屜,也就是盡量只說對場面有幫助的話,其他的都塞進去黑暗的小抽屜當作沒看見。

日常生活是這樣。如果你/妳做過研究,大概更能理解。

說說被稱為正向心理學之父的Seligman先生吧。他在1998年擔任美國心理學會主席,大力推廣正向心理學。用意單純良善:「過去心理學多注重在疾病矯治,太少聚焦在正向的提升,所以要來點不一樣的。」

從那之後的十幾年,相關的研究和出版應用紛紛出籠,比起研究,我覺得更像商品。20年過去了,在這期間當然也會出現反對聲浪。這是很正常的現象,原因很多先略過。

在這之前,其實Seligman的成名之作是1975年提出的「習得無助感」,至今仍被廣泛用來解釋人類行為的無望或是憂鬱狀態。Seligman出身自世界知名的行為實驗室,在那時,他們那個研究室用狗當受試者,設計一些無法逃脫的困境,後來發表研究表示:「即使困境變成可以逃離,狗狗仍會在原地不動、放棄,學到了無助感。」這個概念也延伸到人類行為的解釋,非常合理,當時一舉成名。

但是!在1998之後,當他要推廣正向心理學的時候,他打開了塵封已久的小抽屜,把裡面的資料拿出來抖抖灰塵,然後對世界公告:「過去的實驗資料中,1/10的狗狗很快就無助了,但是有1/3的狗狗卻怎麼弄牠都不會產生無助感。」人也是這樣,總有一些人特別容易被打趴,有一些人怎麼樣都能再站起來,所以我們要去了解那些常保樂觀的傢伙怎麼辦到的,理解了裡面的機制之後,教育推廣出去!

非常合理對吧。

但是,欸幹,阿你當初有1/3的狗狗不會有習得無助感的事情都沒講喔?就因為那些數據不符合習得無助感?過了四分之一個世紀,要推()另一個概念(商品)的時候才拿出來嘴?

每個人都有秘密,我們都有小抽屜,量化研究enter按下去都好想要看到小星星............但是站在科學的立場上.........

正向心理學有沒有用,當然有,就跟每個學派概念都會有用一樣。但我覺得做為實務工作者,更該去思考的是那常被提到的5W1H(who?對誰有用 what?有什麼用 when?何時有用 where?何處有用 why?為何有用 how?怎麼用)

催眠大師Milton Erikson說過:「如果你/妳的手中只有一把槌子,那你/妳就會把任何東西都看做釘子

故事說完了。

我以前的歷史成績很爛,長大才知道,了解一些事情的歷史,可以看到更多有趣的東西。讓自己的判斷和思考更豐富一點。

比如說,Freud(1856-1939)求學過程中,神話學是必修,所以才會借用伊底帕斯神話來命名戀母情結(如果在台灣長大會怎麼樣?);而物理學界當時的大大是赫姆霍茲(1821-1894),能量守恆的研究歷史長河中,他也有一席之地(1847出書闡明了能量守恆的原理)Freud是個學霸,中學時期學的這個概念,後來也挪用到人類的心理狀態之中囉。

然後最近在看Frankl關於集中營的事蹟,這種從地獄回來的人講生命的意義,還有誰有資格嘴他?

     嗯,太久沒打文章,隨便打打順順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時淵--諮商心理師 的頭像
時淵--諮商心理師

六度˙時淵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