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ything-can-be-taken-from-a-man.png

我私自認為,越能覺悟自己所擁有的自由,承擔起自己選擇的責任,生活就會少掉很多抱怨,然後在有限的餘生中,幹些更有意義(至少有趣)的事。

即使生活中很多事情看起來都是不得已的,但待過集中營的Frankl這麼說過「任何東西都可以從一個人身上被拿走,但有一個例外:這也是人類最終的自由--選擇自己對於任何既定之情境的態度,選擇自己的處世方式。(Everything can be taken from a man but one thing: the last of the human freedoms--to choose one's attitude in any given set of circumstances, to choose one's own way.) 我在跟替代役男晤談時,時常會聽到關於不自由、被政府強迫的抱怨,彷彿這是不得不這麼做的。「其實你可以選擇不來服役。」「怎麼可能?」「逃兵啊。」「心理師你瘋了嗎?那是犯法會被抓去關的耶!」「所以你是從至少兩個都很爛的選擇之中,選了比較不爛的那個,你還是自由選擇的。」

不滿兵役制度也好,大學生不滿科系也好,上班族不滿工作也好,情侶不滿關係品質也好,家人彼此糾纏吵鬧也好......我覺得很多事情都是自己選擇的,只是有多少覺察而已。這件事其實很難接受,因為這意味著,本來可以抱怨、可以指責、可以往外發洩的能量,全部化成一顆剛猛的直球迎面衝來,無法推卸。

如果在平時的對話,這是很欠扁的意見;如果是在諮商中,那更得小心謹慎,因為這實在太容易傷到人的根本了,不小心就會激怒對方或讓對方崩潰從此老死不相往來。只能靜待對方自己覺察,或是在很恰當的時機點,提出挑戰(弄不好真的很像挑釁)

        以前我不懂這個,所以超會抱怨,當兵、工作、家人、朋友,一堆抱怨常常抱怨天天抱怨。現在當然還是會有情緒會抱怨,但是頻率、強度和時間長度都緩了許多。因為我在咒罵該死的XXXX一陣子之後總會想起Frankl,想起他說在集中營那樣無可選擇的地獄中,有些難友選擇自殺了,而選擇活下來的人,又怎麼選擇自己僅剩的「對於任何既定之情境的態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時淵--諮商心理師 的頭像
時淵--諮商心理師

六度˙時淵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