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k-2861050_960_720.png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德國人在集中營對猶太人施虐的慘劇至今仍讓許多人納悶:「那些德國的士官兵都沒有一點人性嗎?」在現代的社會新聞中,則是偶爾會見到集會遊行的示威事件演變成暴力流血的場面,令人疑惑的是:「場面為何失控了?」然而,在負面的例子之外,我們還是可以看見某些團體集體行善的舉動,心裡不免好奇:「這裡難道集合了天底下的善心人士嗎?」

在前述的例子中,難道只是不同善惡類型的人聚在一起的關係嗎?或者,同樣的人進到不同的團體或是情境之後,行為便會隨之產生變化呢?

Zimbardo1969年發表了一項實驗結果,他讓大學女生四人一組,面對一位正在進行學習實驗的對象(其實是實驗同謀),若這位對象在過程中出錯,參與者便要對其施予電擊懲罰。過程中,為了讓其中一組參與者保持匿名性,實驗者讓她們穿著寬大的實驗室外套及面罩,並以團體而非個人的方式來與她們對話;另外一組則是穿著平常的裝束並配帶巨大的標籤來突顯個人性,同組的參與者還要先以真實身份來自我介紹。結果顯示,保持匿名性的第一組施予電擊的量足足有第二組的兩倍之多!

DienerFraserBeamanKelem1976年則是指出,他們曾在萬聖節進行實驗,實驗者暗中觀察那些穿著巫婆或是鬼怪服裝而上門來要糖果的小孩。過程中,實驗者告訴孩子只能拿幾顆糖果,隨後便藉故離開門前而暫時進到屋子裡,等到再回到門前時,實驗者發現,相較於不具匿名性(單獨一人、被問過名字)的孩子而言,具有匿名性(戴面具、成群結夥、未被問到名字)的孩子會拿走更多的糖果。

以上兩個例子所呈現的便是去個人化(deindividuation)的現象,意指某些團體情境會將個人的身份認同降至最低、減少他們的公眾責任感、因而表現出不尋常的行為。此間多為負面的含意。但後續學者提出質疑,認為此種現象或許還需要考量到社會規範的影響,也就是不同的社會角色在特定的情境之下,能被接受的明文或暗示的行為與信念規則。簡言之,他們認為「去個人化」所帶來的未必只有負面的影響。

是故,JohnsonDowning1979年發表了仿照Zimbardo當年的實驗,但是他們將參與者分成三組。第一組身著原來的實驗服及面罩,第二組身著護士制服,第三組則是穿著自己的服裝。實驗結果顯示,身著護士制服的參與者施予的電擊次數最少!實驗者因此推論,護士制服鼓勵了參與者扮演其被社會規範所暗示的衛道角色;也就是說,匿名性並不必然只會導致攻擊性增加。

因此,早期的社會心理學者認為「去個人化」會降低個人的公眾責任感,並減弱抗拒衝動與非法行為的克制力;而當代學者在面對會產生去個人化、減低公眾責任感的大團體及匿名情境時,強調其並非僅會降低個人的自我身分認同,也會同時強化個人對團體的認同。

總而言之,團體的大小、團體的性質、匿名性的程度……等等,各種不同的因素皆會對「去個人化」的後果產生影響,並不能簡單地斷定好壞。它可能讓人躲在團體的背後為惡,但也可能激化人們去表現出合乎該特定團體之社會規範的從眾行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時淵--諮商心理師 的頭像
時淵--諮商心理師

六度˙時淵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