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_0000001454.jpg

在民主社會下的各種情境之中,我們已經非常習慣利用團體討論的方式來做決策;從小學生討論畢業旅行的地點,到跨國企業討論貿易上的重大決策皆然。這樣的思考出發點是為了尊重不同的聲音、涵容更多的意見、避免專斷獨裁,期望能夠集眾人之力發揮創意,構思出「利益最大化」的決策。「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真的嗎?當一堆臭皮匠們聚在一起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呢?

Irving Janis探究了美國政府歷年的外交決策事件,諸如入侵豬玀灣、偷襲珍珠港、韓戰、越戰、古巴導彈危機、馬歇爾計畫的發展、水門事件等等,參照各個事件的環境、決策過程、決策結果,最終歸納出團體迷思的模型;並在其1982年的著作<團體迷思:政策決定及失敗的心理學研究(Group-thinkPsychological Studies of Policy Decisions and Fiascoes>一書中提及了團體迷思(Group-think)的概念:在團體決策的過程中,因為成員過度追求共識,而缺乏對於問題及解決之道的真正理解,導致了品質不佳的決策,進而影響到決策所衍生出來的效果。

Irving Janis舉出團體迷思的八大症狀:一、不受傷害性:參與討論的團體成員會有一種因為隱身在團體中而不會受到傷害的幻覺,這會導致過度樂觀和極度冒險;二、合理化:由於是團體決策,因此成員可以對決策做出合理化的解釋,無須負責;三、道德性:團體決策也會讓成員不去考慮後續的倫理道德後果;四、刻板印象:面對反對的一方,成員會有同仇敵愾式的團結,認為反對方是難以溝通而且愚蠢的;五、施壓:團體會對異議者施壓,使其順從多數人的意見;六、自我抑制:為了避免偏離團體共識,成員將不會提出自己的質疑;七、無異議:團體決策會帶給成員沒有異議的幻覺,使得團體順從大多數人的意見;八、心理防衛:成員傾向於保護團體決策,避免不利的訊息危害到決策的效能。

    如果團體的內聚力或排他性很強,或是團體中有一個強勢的領導者,更容易發生團體迷思的現象。然而,集思廣益是團體決策的本意,實在不需要因為可能有團體迷思的現象便因噎廢食。若是團體中能夠容納與尊重不同的意見、允許不同意見的互相挑戰,當可避免「一言堂」的危機發生,使團體決策能夠發揮它原先的美意,提升組織的效率與效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時淵--諮商心理師 的頭像
時淵--諮商心理師

六度˙時淵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