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紅木森林索薩利托小鎮半日遊.jpg

案情:

        曉薇來到諮商室,對著心理師說她老是覺得生活得很不踏實,即使在課業、社團、打工方面都得到很多人的稱讚,但是心裡面就是覺得不真實,有一種「假假的」感覺,不是說別人的讚美虛假,而是她認為自己並不值得那些讚美,好像有種感覺是……或許哪一天,旁邊的人會發現她的真面目其實是一個沒料的人,那時候他們就會鄙視她、離她而去……她於是漸漸發覺,自己戴上了越來越多無法脫下的面具,而面具底下的真面目,連自己也快要不認得了。

解說:

像曉薇這樣的個案,通常是青少年到成人都可能會出現的狀況。人們對於「我是誰?」這樣一個關於自我認同的問題其實未必都能好好回答自我認同(identity)不光是各種社會角色(role)的承擔與轉換,而是一種一致不變的穩固基礎,就像是大樓的地基一樣,毫不起眼,卻至關緊要,無論上頭蓋的是住宅大廈還是購物商場,地基穩固才能提供自在轉換的基礎。如果沒有穩固的地基,上頭的建物就算再雄偉華麗,只要風雨地震一來,還是免不了粉碎一地,重建困難。

方法:

在諮商情境中,有時候心理師會透過隱喻的方式來傳達一些間接的暗示,播下好的意念種子。而在我的經驗中,往往會請個案在聽我說下面這個寓言時,同時在心中想像那樣的畫面:

「不曉得你有沒有看過公園裡種樹的過程,樹木在剛剛種下去的時候,因為根太淺了、站不穩,所以會有幾根木條架在它四周把它撐起來,日子漸漸過去之後,樹木的根越扎越深、越扎越深,終於會有那麼一天,可以把木條移開,樹木不用依靠別人也可以自己好好地往上生長。如果你還需要木條那就去找吧,你的朋友家人支持你的人隨時都在,能夠給你支撐不會跌倒、讓你在風雨來臨的時候依然屹立不搖。

        你知道神木嗎?神木經過好多日子才長成現在的樣子,神木通常都是一群一群的,一起往上生長、一起迎向天際。如果你看看神木腳底下,會有一些寄生植物,它們在陰暗潮濕的角落吸吮神木腳邊的養分過活,想要藉此把神木拖垮、讓自己長大;結果呢?神木根本不會在意這個,那正是它們之所以成為神木的原因。

        這樣的隱喻之中包含了自我概念從淺薄到穩固的過程,就像植物一樣需要時間,而我們也可以允許自己有脆弱、可以尋求支持的時候,如果真正長成熟了,往往會發現自己對於旁人的聲音,可以只擷取適合自己的建議,不被詆毀的言詞影響;如此一來,可以和具有正面能量的人在一起,將更有利於自己的成長,而不會在原處搖擺不定。

        說完之後,我通常會問個案:「如果你是一棵植物,現在長成什麼樣子了?」「不管別人,你理想的自己是什麼樣子的?」有些人會說不想當神木,想當花、當仙人掌。有這種純粹的直覺最好了,這是開始做自己的主人的好現象,我有時候也會請個案畫下來看看。這樣靜心回到自己的內在去整理、喚醒,然後具體呈現的方式,有助於個案去進一步探索與了解自己,在現在與理想之間必定有著落差,而那才是真正要去追求的東西。如果只是一昧地在外界聲音中搖擺,那麼誇張來說,世界上有70億人口,便有70億種聲音,什麼才是對的?

        不要極端自大到聽不進他人意見,也不是極端自卑到不相信自己,而是採取一種健康的立場去獲取成長時所需的資源,逐漸地將自己的根紮深、地基打穩,不論是花草樹木,或是大樓洋房,總有獨一無二的美麗與自信。

(原文刊載於:衛生福利部中區兒童之家2015小甜甜專欄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時淵--諮商心理師 的頭像
時淵--諮商心理師

六度˙時淵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