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AxODAxMDIxOTI5Mzk=_1.jpg

       

      本書原名Becoming myself: A psychiatrist’s memoir,直覺令人聯想到人本主義大師Carl Rogers的經典名著「成為一個人(On becoming a person)。雖然本書作者Yalom在書中並沒有提到書名的由來(只有稍微提到他去拜訪過Carl Rogers,將自己的著作請其閱讀),但我私自認為這若不是刻意,也是一種美好的巧合。從中文來看,「成為」帶有一種「完成式」的味道,這會造成天大的誤解,因為原文使用的是「Becoming」,在文法規則之外,更具有文字意義上的思考:人並不是經過了這樣那樣的過程或手段之後,便會成為什麼固定的樣子;人,包含自己本身,皆是處在不斷進展的演變過程中,沒有完成的那一天,就算是死了,這樣的過程也未必就會停止。

        前段果然是我自己的美好想像。關於書名,經由朋友的朋友轉貼了一個連結,方才發現Yalom在他自己的FB上曾經說過關於書名的由來。Yalom起初的提議是Was that Life? Well then, one again!(如此人生?再來何妨!)」,此乃引述自尼采的名著「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但是出版方否決了這個提議,於是Yalom根據另一句尼采的名言Become who you are!而提出了最終書名Becoming myself: A psychiatrist’s memoir。至於那句「如此人生?再來何妨!」則在全書結尾處完美再現。

        整本書以40篇文章的形式呈現,大致是順著時間軸的流動,回顧Yalom一生以來對他自己來說較為重要、有意義的段落。從他的成長背景、與父母的相處、對宗教的看法、與妻子的相伴、專業歷程的演進、和一些有意思的人相遇的故事、他對哲學及文學的興趣、在寫作上的發展……整本書看下來很有意思,我覺得最棒的部分感覺是真誠,還有一些知道八卦內幕的小樂趣。

        真誠的意思是指Yalom對於一些比較負面的想法能夠坦率說出,像是對父母親的不滿情緒、對宗教的極端懷疑,有些在寫作呈現上為了某種正面和諧形象而會(也可以)選擇略過的事,他很直接地表達出來。至於內幕小樂趣,一大部分當然是他那些膾炙人口的著作(日漸親近、存在主義治療、當尼采哭泣、診療椅上的謊言、媽媽和生命的意義、生命的禮物、叔本華的眼淚、凝視太陽、一日浮生……)成形的構思過程;其次是他和一些心理治療界名人有過的相遇經驗,讀到的時候會覺得這些以往在課本上的名人都比較像一般人,就像Yalom最擅長的團體治療提到的那樣,只要撥開表面去深入接觸他人,一定會發現共同處,而那會使人的距離更靠近些。

        Yalom和妻子瑪麗蓮都喜愛文學(即使喜愛的類型不完全相同),這是他們感情穩固的基礎之一;而Yalom也喜歡哲學,尤其是探討人生存在課題的哲學,但是這在同業當中找不太到同好,花了很長的時間,Yalom覺得從哲學家的思想中得到了許多關於心理治療可用的洞見,甚至比從精神醫學的傳統訓練中得到的更多,他想要將哲學的養分與心理治療結合,寫些東西出來,但是有許多擔心,擔心哲學界說他是個半吊子、擔心心理治療的同行質疑他的新路子,好在後來有個他的好友鼓勵,我們才能看到那兩本精彩絕倫的存在主義治療。

        談到對現代文學的喜好,Yalom列出的幾位作家之中,包含了村上春樹,對於我這個村上大叔的書迷來說,感覺到一種小小的興奮感,一種奇怪的連結感。村上春樹的作品也是非常存在性的,跨越許多語言,受到全世界許多人喜愛,但詭異的是,我的身邊幾乎找不到同好,但如今卻和Yalom爺爺有這共同的業餘愛好,想來也令人稍感愉悅。

        一如前述,Yalom說過他有許多關於心理治療的洞見其實來自於哲學,村上春樹則是說過他有許多關於寫小說的方法和靈感其實來與於每天的晨跑;對我來說,讀村上春樹的作品其實讓我得到最多關於人生和心理治療的領悟,然後其次也是運動,觀看運動賽事,或是自己的各種運動。

        沒有兩個人會是完全一樣的,但是都一樣可以自問尼采所提出的那個永劫回歸(Eternal Return)的問題:「如果物質有限而時間無限,一切事物都會無限重覆。宇宙會再來一次、生命會再來一次、所有事物也都會再來一次。」小至每天上下班的循環,大至整個人生,那麼自己願意重複這個循環嗎?

        多麼羨慕Yalom在書末的答案是:「如此人生?再來何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時淵--諮商心理師 的頭像
時淵--諮商心理師

六度˙時淵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