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_238.jpg

憂鬱症被看做是心理疾患中的「感冒」,意指它就如同生理醫學上的感冒一樣普遍、每個人在一生中都有機會在不同的情況之下遇上它。關於憂鬱症的成因,有許多從不同角度切入所產生的說法,可能是生物性的(腦內神經傳導物質失常)、環境因素(突發的、長期的壓力),或是個人特質的問題,就像是有些人的免疫力就是比較差,每次發生流行性感冒時都一定會趕上流行一樣。

瞭解發病的成因,對於治療以及預防,都是相當有幫助的。對憂鬱症來說,Martin Seligman提出了一種習得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的看法,意指當個體長期暴露在不可控制的負面事件之下,會逐漸變得對未來悲觀、氣餒、被動、喪失動機。

David GlassJerome Singer1972年曾經進行過一項實驗,他們將受試者分成三群來進行作業。在實驗過程中,前兩組受試者會面臨每二十五分鐘一次的噪音干擾,但是第二組的受試者可以自行決定什麼時候要按下按鈕來取消噪音,第一組則沒有這項權力;另外的第三組在整個實驗過程中都不會受到噪音的侵襲。實驗結果發現,雖然第二組的受試者未必都會將噪音取消,但是光是「可以控制」這一點,便讓他們的作業表現與沒有噪音干擾的第三組一樣好,並遠勝過第一組的表現。

1975年,Martin Seligman則是以一項經典的實驗提出了習得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的概念。在他的實驗中,他把狗籠用柵欄分成兩邊;一開始,籠子的上方沒有遮掩,是狗兒可以輕易躍過的高度。狗兒先被關在其中一邊,並會遭遇到不預期的電擊;想當然,狗兒會因為痛苦而跳到籠子的另一邊。但在實驗的後半部份,實驗者將籠子上方封閉起來,被電擊的狗兒只能待在同一邊哀嚎亂竄,經過幾次電擊之後,實驗者發現,狗兒漸漸放棄了抵抗,最後只會趴在原地哀嚎、任憑電擊的侵襲;誇張的是,即使研究人員將上方的遮蔽撤走,恢復成狗兒先前可以自由跳躍來回的高度,牠們依然是不為所動,只剩下任人宰割的可憐模樣。

這樣不人道的實驗在現今的心理學界是不太可能再進行的,然而,習得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的概念其實可以應用在人類的身上,不僅是先前提到的噪音實驗,只要是在「無能為力、不可控制」的環境刺激之下待久了,無望感便容易浮現出來。這樣的情形未必一定得是什麼嚴重的情境,其實在學生身上就能看見了;一個長期在數學上遭遇挫折的學生,很可能在未來面臨數學時,連試都沒試就自我放棄了。

當然,習得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其實是一種主觀的認知,Martin Seligman近年來曾經公開說明,其實三十多年前的實驗中,有一些狗兒總是能夠一直努力不懈地想要掙脫困境。我們身邊也不乏一些總是認為「人定勝天、沒有不可能」的樂觀頭腦。他們就像是擁有抵抗力比較好、比較不容易上感冒的生理機制;他們的思考方式,也正是讓他們能夠免於憂鬱侵襲的最佳防禦系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時淵--諮商心理師 的頭像
時淵--諮商心理師

六度˙時淵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