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退場機制為例,以前是「門內門外都擠滿人」,學生表現差被退學、因為各種因素休學或轉學,學校可以不在乎,因為還有很多人想進來;現在不同了,「門內的要顧好,還要想辦法繼續拉門外的進來」,畢竟每個學生都代表著學校可預期的數年收入來源。打個比方,一間餐廳過去可能要預約排隊三個月,就算員工忙到臭臉,顧客可能還毫無怨言,如今卻是門可羅雀,各種鞠躬哈腰、打折促銷樣樣來還要擔心關門。

        餐廳有不同等級,學校當然也有不同的樣貌。在少子化和全球化的雙重競爭之下,我確實感覺到的是越來越重的服務業氣息,這與過去的教育現場最大的差異在於「學生的自我負責意識和危機意識的下降」,這對學生來說,其實是一種「乍看之下是好事的壞事」。學校為了生存,使出渾身解數吸引學生和家長來就讀,入校之後還要想盡辦法安撫家長和學生讀到畢業,學校不希望學生(學費)流失,各種要求就逐步退讓。以前的退學標準是二一(一學期內總學分數有二分之一以上不及格),後來出現了雙二一(連續兩個學期出現二一才退學),近期還出現了累積三個學期二一才退學的標準,甚至也聽過有三二的,如果有三分之二的學分數不及格,究竟是這個學生的學習狀況或時間管理有問題,或是根本無心在學了呢?學校的做法可以美其名是為學生著想,可會不會過度保護了呢?或者現實的收入來源才是不能明說卻又眾人皆知的秘密?

學校所面對的「顧客」,除了學生之外,當然就是家長了。整體來說,因為少子化的關係,父母親對孩子的付出和呵護更勝以往,怪獸家長、直升機父母等過去不曾聽聞的名詞紛紛出籠。因為愛子心切,或者不忍孩子吃太多苦(可能因為他們自己以前苦過),現在的父母比以前的父母在整體的轉變上更頃向於保護孩子、不讓他們受挫,有些時候甚至會把事情的責任過度向外推給學校。在這種氛圍的潛移默化之下,孩子可能會逐漸養成挫折容忍力不彰、責任心薄弱、容易怪罪他人而不思自我檢討……等等的負面特質。

我曾經去錄某個廣播節目時和主持人聊到這個話題,主持人跟我分享她看過的某個新聞提到,某間大學在新生入學的座談會上,一位母親舉手詢問校長,宿舍分配床位時可否讓她的孩子不要分到上舖,因為他從來沒睡過上舖,怕他摔下來跌傷了。校長的回答是:「我們收的是大學生,不是小朋友。」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回答,在當今的大學氛圍中,卻也是個很有種的回答。此外,和幾位在大學工作的朋友閒聊時,他們則是提到學校在舉辦親師座談會時,父母的出席率顯著比過去提升,這代表現在的家長更願意投入時間參與孩子的生活,這固然是好事,但有些提問卻不免讓人懷疑該家長的孩子究竟是大學生還是中學生,甚至是國小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時淵--諮商心理師 的頭像
時淵--諮商心理師

六度˙時淵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