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整體環境轉變、上位者的政策思考、大專體制的演變、父母師長的態度……這些一層一層影響下來的連鎖效應是複雜的,在這複雜體系之中的每個人,如果有機會理解他們背後的脈絡,往往會發現沒有人該負什麼絕對的責任,而是所有人在不知不覺中共同建構起整個社會的樣貌,畢竟我們每個人也都只是在設法度過每天營生的個體。有一次我去大學演講,和台下頗有資歷的教授聊起不同世代之間學生的差異,教授感嘆地說到,他在同一所大學教書十幾年了,現在在考試之前一週公布題目還不夠,要連答案也一起公佈,即使這樣,還是有學生考得一蹋糊塗;以前這種學生早就被退學了,現在是上層要求各位老師幫忙、配合,說穿了就是不要讓學生從學校消失。身為老師,即使感嘆,但為了自己的生計又能如何?「反正學校、學生要怎麼樣就隨他們吧,我也只是個領薪水的上班族啊。」

        一層一層影響下來,身為大學生的你怎麼想呢?曾經因為學校制度的寬鬆而感到慶幸嗎?舉個例子,我有個在南部知名的國立大學工作的心理師朋友,提到他們學校有個年近三十的學生,正在讀他人生中的第三個大學、第四個科系,他在不同校系之間轉來轉去,不斷延後再踏入社會的時間,家裡也拿他沒辦法。為什麼說「再踏入社會」呢?因為這個學生曾經也好好地從大學畢業,踏入社會職場,卻因為挫折而寧可重考、再度回到大學,他會說出經典的台詞:「畢業之後發現社會很現實。」這句話固然有其道理,但某個方面或許是因為學校變得越來越不真實、越來越像溫室,離開溫室遇到打雷就以為是世界末日。

其實,如果這種溫室或半溫室的狀態能夠一輩子持續下去,倒也不成問題,比方說在父母心甘情願的資助之下變成一個繭居族直到老死。但是大多數的人是要離開學校、獨自謀生的,而在離開學校、進入社會之後,應該成熟到足以面對社會現實的成年人真的足夠成熟了嗎?撐得起外頭風雨的強度嗎?對面挫折與挑戰,能夠一肩扛起並且過關斬將嗎?還是依然怪東怪西就是不怪自己,或是闖禍出事了就急叩父母前來救駕呢?

「媽寶」並不是憑空出現的新名詞,而是時代氛圍底下衍生的產物,時代培養出「寶媽」,然後才會養出媽寶;可也不是每個寶媽都會養出媽寶的,就像在同一個家庭長大的手足彼此個性殊異一樣,孩子畢竟是獨立的個體,最終還是看自己的選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時淵--諮商心理師 的頭像
時淵--諮商心理師

六度˙時淵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