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物種裡面,人類是相對脆弱許多的,得在親代的扶養照顧之下許多年,才有能力獨自謀生。你或許聽過幾代人以前,在現在的國中生年紀就已經得娶妻生子謀生計了;時代不同,現代人普遍就學期間延長、較晚踏入社會、結婚生子的年紀也都延後了。但我想所謂的成熟,以大學時期為一個關鍵的分水嶺還是沒問題的。

大學的應屆年紀是18歲進入19歲的階段,這是在法律上被認定為成年人的時期,意味著這應該是一個心智要能夠成熟到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的年紀;但在實際上,有些人的心理年齡沒有趕上、排斥獨立、抗拒為自己作主負責、依然習慣依賴父母或是怪罪環境。台灣是個非常自由的地方,大家都喜歡主張自由的權利,但往往忽略了自由必須和責任共存,而且是為自己負起責任,不是把責任推給別人。自由本不該是無限上綱的口號,那只是屁孩的任性。

        前一篇提到法蘭可醫生主張的自由與責任的連結性,他在集中營所體現的是一個人處在極端惡劣的情境之下仍保有自己思考與抉擇的自由,並為此負起自己生命的責任,我們從中或許會看見一些關於堅持和毅力的高尚美德。另一方面,當代的大學環境給學生的挑戰或許是在一個相對安逸的情境之下,還能記得「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保有對未來的危機意識、對於自我定位與精神獨立的深刻反省。擁有自由、為自己的抉擇負起完全責任的前提是充分覺察與了解自己,具體途徑不外乎是「抉擇、體驗、反思」的重複循環,逐漸交織出個體的主體性。有明確主體性的人,才能堅定自己的立場,不會人云亦云,所有的言行抉擇都是出自自己的內心,就算和別人一樣,也是想過之後的剛好一樣,而不是無自我、無自信的盲從;不管是誰的意見,都可以當作參考,當做下決定時,不管表面上是聽誰的,其實在最終的意義上都是聽自己的。

最後還是提一下,因為我的職業是諮商心理師,工作性質本身會遇到的人或聽到的事必定有其特定範圍,因此,上述當然僅限於我個人在大專院校工作的經驗,或是與許多在大專院校工作的朋友閒聊之中的心得,對應台灣社會的一些新聞報導或整體風氣,而有這樣的個人感受,這當然不能代表所有的學校情況或是大學生心理,但或許還稍微有思考的價值。在這之中沒有誰是絕對的好人或壞人,數十年的高等教育歷史進程中,曾經參與過的每個人,也都只是人,可能個性彼此稍有差異,但都和你我一樣,是為了活下去,而在做著自己的營生。逐漸地,台灣的風氣、整體的氛圍,走到了今天這個樣貌,往後當然還會繼續改變。身處在其中的大學生,或許可以想一想,在這樣集體共構的環境風氣之下,思考現在,你想做一個什麼樣的大學生?思考未來,你想做一個什麼樣的人?甚至是,你想創造什麼樣的社會?社會是由人所組成的,你把自己變成什麼樣的人,社會就稍微變成了那種模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時淵--諮商心理師 的頭像
時淵--諮商心理師

六度˙時淵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