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404091523143M.jpg

    有些來找我做心理諮商的學生會提到關於上台報告的壓力。壓力通常來自於擔心自己表現不好、擔心底下的同學沒有反應、擔心老師的評價和給分,總之就是對於未來有一些負面的想像,擔心它們成真;另一種壓力是來自於過去上台時的不好經驗,害怕在未來重演。細究其中,其實就是當事人對於那即將發生的事件有一種「應該要怎麼樣」的理想想像,這樣的想像可能會和「事件的真實狀況」之間產生落差,這個落差越大,造成的情緒衝擊就會越大。

        所謂「沒有期待就沒有傷害」,要做到這種地步,或許不是那麼容易,但是登台之前其實可以認真思考一下,什麼樣的期待算是合理的?就算現場事與願違又會怎麼樣?

        就大學生上台報告而言,有些學生會抱怨自己在台上講話的時候,底下的同學都沒在聽。那我必須很直接地說一句:「廢話!他們幹嘛要聽?」如果是你在台下,你會聽嗎?如果你會,那我勸你不要把其他人想得這麼美好;如果你不會,那別人幹嘛要聽?台下的同學要不是已經報告完了在放空放鬆,就是準備要上台正在緊張個半死還在準備資料,誰有心情聽?除了被老師指定要在聽完之後提問互動的人以外,如果還有其他同學在聽,請當成意外。你在台上真正要說給他聽的人只有老師,也就是評分的人;如果你不會緊張到無法看台下,還可以依照聽眾的狀況調整節奏,那也只需要根據老師的狀態來調整就可以了。其他在座的人都不需要在意,因為也沒有積極在意的必要,當然,如果你行有餘力、神態自若,想要同時顧及場中多數人,又可以不受影響,當然沒問題。

        甚至,在某種場合中,連評分者的反應都不用太在意,那是研究生論文口考的場合。

        通常,研究生在進行論文口考之前,要將論文的定稿寄送給口試委員。因為一本論文的份量通常不薄,所以擔任口試委員的教授們一般都會在口考之前就將研究生的論文看完,並且做好各種批註,準備在口考當天回饋給研究生。論文口考的時間通常約在一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之間,而研究生在口考當天上台報告的時間大約只有十五到二十分鐘,比較像是重點整理回顧,剩下的時間就是讓口試委員們針對論文內的疑惑與建議來與研究生交流。因此,講白一點,台上那十五分鐘其實不是那麼重要,底下的口委們早就都準備好了。甚至研究生們還會互相提醒,不要在台上東拉西扯一大堆,免得口委真的從你的發表過程中發現他先前沒找到的問題。

因此,像這樣的發表場合,對於上台之前的預設心態會是什麼?其實也就是順利發表完自己的研究成果即可,口委都沒認真聽反而還可能是好事,重頭戲是在後面與口委的交流討論。

        對於一般演講而言,其實在「所為何來?--搞清楚聽眾的動機」就提過類似的問題了。演講者上場之前的預設立場是什麼?心中有期待、會緊張,代表在意、想要用心,但同時也得承擔期待落空而感到挫折的可能性。不管是期待聽眾熱切的眼神、期待自己安插的幽默得到回應、期待與聽眾互動時場面熱烈、期待現場座無虛席、期待聽眾從頭到尾精神奕奕、期待聽眾事後回應熱烈且正面……種種期待,甚至可以說是幻想;如果想著可能會得到這些,那就同時得要有如果沒得到時該怎麼調適的心理準備。

        對於一般以演講為收入來源之一的我們來說,至少能夠期待什麼呢?說得粗俗卑微又直接,我們去演講還不就是一種謀生手段,至少我們可以期待在完成工作之後,能夠從主辦方那邊拿到鐘點費,也就是賺到錢,然後可以讓自己不要成為社會負擔地繼續活下去。期待這個準沒錯吧,畢竟主辦方如果沒給錢,那可是會牽涉到法律問題的。

所以,對於無名演講者來說,除了錢是最確定可以從演講場合被我們帶走的東西之外,至於其他比較高貴無形的動機,如果要有期待,就別怕受傷害;想讓傷害的可能性降低,那就把期待設定得合理一些吧。

工作很少有完全不累的,常聽到有人說為了錢所以還能撐下去;如果以演講為工作的方式也讓你感到疲累,搞得錢也成了少數讓你還能撐下去的理由,千萬別覺得有什麼奇怪或是罪惡感。

你知道自己是很認真地在過生活,難免有些時候覺得很累、有些時候會自我懷疑,這些都很正常,因為社會上大多數的正常人都是這樣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時淵--諮商心理師 的頭像
時淵--諮商心理師

六度˙時淵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