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5543629748c2d0dfffffa3b0736523e.jpg

    來談談幾場讓我印象深刻的奇特演講經驗。

        有一次到兵役單位演講,演講場地在大餐廳裡面。十幾年前我在這個地方服兵役,每天三次坐在底下吃飯,講台上坐的是身居高位的幹部。如今的我站在這台上準備演講,看著台下數百名剛從學校畢業的準新鮮人。幹部整隊完畢之後,役男們全都安安靜靜站得直挺挺的,我不禁想著,他們跟我平時在大學會遇到的學生其實年齡相仿,如果今天是在教室裡面的班級輔導或演講,情況可完全不會是這樣啊。

        才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有個看上去也是二十幾歲的值星長官走上講台,面對所有的役男,短促有力地喊了一聲「立正!」緊接著數百人一起動作,霎時空間中傳來一聲「聳!」的聲音,全體肅立,那位值星官轉向我,比出敬禮手勢,喊了一聲「講座好!」由於之前完全沒有套招,我一時之間也亂了套,想說現在我是要點頭還是鞠躬還是也舉手禮?最後我決定學他行舉手禮。行禮完畢,他又轉向台下,命令全體坐下,然後我準備開始演講。

        突然間,我覺得現場好像是在拍電影,或者說是一齣大型的舞台劇。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這句話說得真好。那一瞬間我竟然有點懷念平常遇到的大學生們,懷念他們在教室裡隨意或趴或癱軟在桌子椅子上的模樣。

可能是因為對心理師這個職業來說,我們總希望人們來到諮商室中,能夠把在社會上走跳時所需要轉換的各種面具與演技暫時拿下擱置,在諮商的時候多一點的真實、多一點的照顧自己;真實,或許看起來白爛一點,但是會對自己好一點。

        另一次面對的是職業軍人的場合,五十人左右正襟危坐。演講過了中段之後,需要努力撐持脊椎和眼皮的人漸漸變多,於是乾脆來個中場休息;休息的時候我也在想,如果聽眾不是在這樣的場合、穿著這樣的服裝、扮演這樣的角色,他們會這麼樣地「尊重」台上的講師嗎?如果可以簽了名、拿了豆花就離開,還會有多少人自願留下來聽講呢?

        人的生命有限,那讓我逐漸覺得,如果演講者和聽講者之中有人帶著免強,跟自殺就有那麼一點相像。心理師當然是不鼓勵自殺的,所以在演講的場合,我也漸漸地不希望彼此在浪費生命,與其要用廣大聽眾的假尊重來自我抬舉,倒不如和真正有心的聽眾像是圍著暗夜中的營火那樣,交流一些真心而且寶貴的訊息。

        還有一場印象深刻的是去某機關單位演講,這次和以往不同的並不是主題有什麼特殊之處,而是台下有我稍微認識的人;過去演講時面對的聽眾都是陌生臉孔,這是第一次遇到台下有認識的人,心中難免有些期待,期待這些人會是我在演講過程中,就算其他人都無心聽講的時候,至少還可以交流的對象。

        前面也說過了,期待與現實之間的可能性落差便是孕育挫折的溫床。演講一開始沒多久,我就看見我認識的人拿出手機和筆記本,在做他自己的事情,本來這在演講中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真正奇怪的是對於演講幾乎已經是「沒有期待,就沒有傷害」的我,竟然會有這麼粗心的判斷。當下確實是有受到一些衝擊的,事前期待會得到的假裝尊重和基本面子一點都不留。我將心思與目光轉向他處,一邊平復心情一邊繼續講下去。

        在這個上百人非自願的場合中,細碎的聲響和浮躁的氣氛不曾停止;演講中途進行了一個預定的小活動,只見台下有認真執行的人不到十個,當下很想喊停中止這個幾乎沒人在乎的活動,把流程走完就好,但又覺得對那少數人不公平,想起自己的信念「只要有一個人在聽,就有進行下去的價值」,於是按耐住性子、看著時鐘,計算剩下的時間。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在聽眾席的末端,有個大叔站了起來,手上拿著不知道是什麼的資料在聽眾之間穿梭,讓他們快速看過後簽名。

        可能是我之前演講的對象大多數是學生,所以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狀況。那大概是我演講以來最接近爆發的一次,我可以接受聽眾睡覺、做自己的事、事前或中途離席,但這個大叔真的讓我很生氣,因為他不尊重我也就算了,還無差別地打擾到其他聽眾,尤其是那些少數有在執行當下活動的聽眾。在他的邏輯裡面,可能是認為既然講師沒在講話,就可以比較輕鬆吧。

        最後我是沒有爆發的,我決定不要為了自己的委屈而讓對方在那麼多人面前難堪,而且如果爆發出來,接下去的場面也不好看,搞得像是小學生被老師大罵之後才安靜下來那樣。所以我還是不動聲色地講完全程,並將這個難得的新鮮歷程,收進我的演講記憶櫃之中。

        很多東西,距離拉長來看都會比較美;許多記憶,時間拉長之後都會漸漸地無所謂。此刻再回想起那次的經驗,我慶幸自己最終沒有爆發,而是在演講後自己想辦法抒發,畢竟抒壓也可以算是心理師的必備技能。

        情緒淡去之後,剩下的就是可以品味或檢討的回憶。就像我最愛的作家村上春樹在《1973年的彈珠玩具》曾經寫過的:「人不管做什麼,只要肯努力總會學到什麼的,不管多麼平凡無奇的事,你也一定可以從中學到一些東西。什麼樣的刮鬍刀都有它的哲學,我不知道在哪裡念到這句。其實如果不這樣的話,誰也沒辦法生存下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時淵--諮商心理師 的頭像
時淵--諮商心理師

六度˙時淵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