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_womany_ying_mu_kuai_zhao_2014_09_20__xia_wu_11_19_16_1411226432-21646-9239.png

前面提過關於「演講者」這個標籤會帶給人們的想像,彷彿這個角色就該有什麼樣子的表現。那麼,扮演所謂「好的演講者」的模樣,與真實的自己之間會有多大的差距?需要做多少的妥協?保有多少的堅持?

關於這一點,我想利用演講結束、下了台之後才會看到的回饋單再來稍微談一下。

在許多演講場合,主辦方會在演講之前發給聽眾回饋單,上頭會設計一些問題讓聽眾回答。有些是簡單圈選15的數字(例,對今天演講的滿意程度、覺得講師表達的內容清晰易懂、聽完演講覺得有收穫……),有些是讓聽眾以文字填寫的(例,對於今天的演講我有什麼想說的、對於演講有什麼建議、以後若再辦演講想聽什麼主題……)。

回饋單存在的意義為何?理想上是為了未來在辦理類似活動的時候,能有改善的依據,但其實最主要的功用是做為主辦單位在活動之後做成果報告時附上的一部分。在非自願的場合中,聽眾認真寫的不多,往往是圈選數字的部分完成就算了,甚至在演講開始之前就已經圈完了。文字的部分,最多的是寫上簡單的「謝謝」,很少會見到什麼有意思的回饋。身為講者,我通常只會在演講過後快速翻閱,或是根本不看。但如果主辦單位特別有心,針對回饋單做了比較仔細的統整,進而將整理過後的結果在事後寄給我,對方都這麼用心在意了,我就也會花點時間稍微研究一下。

曾經在一場自由報名、聽眾將近三百人的演講之後,主辦方將回饋單的統計結果寄給我看。首先是回收的回饋單數量只佔參與人數的將近一半,在這之中只有大約三分之一的聽眾表示在事前就知道當天的主題。這並不令人意外,就好像我每次去大學做班級輔導或是各級學校演講,多數人都是「因為被叫來所以來」或是「反正沒事所以跟朋友一起來」,只有少數人會是一開始就知道要去幹嘛的;就算是被強制規定參加的活動,事前也稍微打聽一下吧。這種狀況在強調獨立思考的大學看多了,不禁會有點憂心起來,如果只是聽演講或去吃飯也就算了,如果是其他亂七八糟的事呢?

接著,在圈選數字型的題項方面,每一題都有一個人選1(非常不滿意),寫過問卷的人大概不難推斷,應該是同一個人,他在每一題都選了1,不管他是認真還是亂填,大抵上是沒有什麼意義的,如果講者會因為這樣就感到被打擊,實在是沒有必要。整體趨勢來看,圈選數字型的題項呈現出的是整體偏高分,也就是「還不錯」,這跟其他演講場合會得到的結果差不多;其實只要正常發揮,大概都是這種結果,這也是我不太看回饋單,尤其是數字統計部分的原因。文字的部分,除了很多的「謝謝、感謝、辛苦了」之類的鼓勵之外,大致上也都是還不錯的意見,加上少數的負面意見(有一個人說「很無趣」),以及一堆和我無關的意見(冷氣壞掉很熱、想吃晚餐肚子餓、時間安排得不好),至於另外半數沒回收的問卷,當然就無從得知了。

看著回饋單的統計,讓我想到許多因為人際關係的煩惱而來求助的個案,其中一種常見的人際困擾是「無法符合所有人的期望」。

試想,今天如果有一個人走進麥當勞點餐的時候問說:「為什麼你們沒有賣牛肉麵?我要客訴!」

麥當勞會因為這樣道歉,然後趕快想辦法變出牛肉麵嗎?我想應該是先好好溝通,溝通不成就準備報警了吧。

麥當勞不只沒賣牛肉麵,還沒賣一大堆東西。客人腦袋不清楚就走進來是他的錯,不用跟他計較;可是,如果麥當勞因為這樣就認真思考要加賣牛肉麵,那一定也要認真思考加賣其他很多東西。定位不清的後果通常都不會太好。

人際關係其實要討論的一個重點是自己和自己的關係,也就是「自我定位」的問題,如果定位清楚,就像神木扎根一樣,風吹雨打不會有什麼影響,甚至還可以庇護別人。

演講也不可能討好所有人,還是得先搞清楚自己的風格樣貌,做好自己的樣子、喜歡自己的樣子,同時也知道一定會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

世界本來就是這個樣子。

相對的,對於聽眾的回饋如果完全視若無睹,可能也太過頭、太目中無人了。在搞定自我定位的同時,保持著接受合理批評指教的空間,也是很重要的。

就在這場三百人演講的前一天,我去一所小學演講,並且接收到了非常無情但合理的意見。

那是一場對全校高年級進行的演講,題目是關於網路交友的安全。我在演講過程中播放了一些和網路交友有關的新聞短片、說明了一些網路交友該注意的安全事項,也使用了只有在國小才會使用的有獎徵答(國中以上的學生會突然對這一招冷靜到讓講者覺得自己很北七的程度)。演講當時,各班的導師都在場陪伴,同時協助管理一下自己班上孩子們的秩序。演講結束之後,主辦單位收集了各班導師對於這場演講的回饋,其中包含了不少的意見與建議,第一時間看完的感覺是讓我有點受傷的,但是冷靜下來之後,其實是非常寶貴的回饋。

前面也提到,會認真寫回饋單的聽眾很少,既然有人認真花時間寫了,而且還言之有物,那其實在撿回講者自己的玻璃心和撤除防衛心態之後,應該要冷靜下來細細品嘗才是。

第一個很實用的意見是「可再具體說明真實受害者如何步入陷阱,教導學生或和他們討論因應策略」。

我看到這個意見的第一個反應是「新聞影片裡面不是都說了受害者是怎麼上當的嗎?還不夠清楚?」冷靜下來之後我思考的是「為何老師會這麼覺得?」跟我比起來,每天和小學生們相處的老師一定是更了解學生狀況的;我發現自己因為主要的工作對象都是成人,所以可能會高估了小學生在看過一次新聞之後就能自行吸收和抽象思考的能力,如果在每個新聞片段之後再用一張投影片做重點複習,同時加上老師建議的因應策略的說明,總之就是把內容切得更細一些、步調再慢一點,對學生來說會比較好吸收。

另一個意見是「講師用新聞事件舉例,非常有說服力。但與學生互動時,可將麥克風遞給學生,讓其他學生也能聽到,才能有參與感。有獎徵答時,要兼顧所有學生,也要邀請六年級學生回答。」不用說,這是很具體的建議,是我確實忽略的層面,經過提醒,知道未來可以如何改進。

簡而言之,這是非常實用的建議。

另一個意見是「講師口吻比較溫和,對國小學童而言,比較缺乏吸引力。」連帶後面的一個問卷問題是如果再有類似活動,是否願意再次邀請此次的講師?這位老師勾了「不願意」,原因是「掌握全場的魅力不足」。這是關於演講風格的討論,前面也提過了,我自已心中有幾位演講(講課)的楷模,那是我喜歡也想要成為的樣子,如果要勉強我自己變成活潑好動,或是兒童台大哥哥的樣子,實在太過為難。我只能說麥當勞就是沒有牛肉麵,這只是一場錯誤的緣分。

這些回饋意見被我拍照珍藏起來,成為了後來在演講關於人際關係(堅持自我與符合他人要求之間的拉扯,甚至過度討好的委屈心理)、面對失敗挫折之類的主題時,非常有用的素材。

我很喜歡周杰倫和伍佰,他們的演唱和音樂風格截然不同,如果周杰倫被建議說「咬字要清楚一點」(這真的是他剛出道時最常被批評的事)、「應該多唱台語歌」(這是我瞎掰的)就開始改變路線;伍佰被建議「發音要清楚一點」(我無法想像不台的伍佰老師)就開始大幅修正……我想,這不只對他們兩位來說都是折磨,對喜愛他們的眾多粉絲來說,更是悲劇。

想要討好所有人的人,最後都是失望的;保持理性的被建議空間,持續成為更好的自己,自然會以自己最喜歡的樣子,吸引到那些喜歡你的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時淵--諮商心理師 的頭像
時淵--諮商心理師

六度˙時淵

時淵--諮商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